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保卫黄河,保卫陇南,保卫全中国!

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高尚的情操塑造人

 
 
 

日志

 
 

(原创)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2014-11-22 20:24:31|  分类: 【出版编辑】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  《辛酸的忏悔》出版发行   第一次印刷发行完毕,第二次印刷继续满足读者所求!

你知道农民暴动首领马尚智吗?

你知道西和末任县长张孝友吗?

你知道保张孝友退守仇池并保他下山缴械投降的这位叫林志善的赫赫有名的县衙警察吗?

你知道北伐军最高将领吴佩孚为什么封马尚智为独立师长的吗?

你知道陇南地下党中被称为“李向阳”的著名的武工队员申忠秀是马尚智身边的什么人吗?

你知道马尚智部下为什么烧毁了金灵山下叫林家山的整个村子的吗?

你知道是谁接待过长征路过西和南部的红二方面军将领和士兵的吗?

你可知道发生在我们家门口的“李家崖取枪”“攻打申家堡子”“激战椒园”的民国故事吗?

你知道这些历史事件和林生虎有什么关系吗?

你知道是谁让太石河初中和中心小学的教育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你知道是谁能让联合国官员和美国人帮助西和边远贫困山区的学生完成学业的吗?

你知道陇南二矿负责人在什么时间以共产党人的气概慷慨帮助太石河的学生上陇南师专的?

......

    众多内容都能在林生虎先生所著的《辛酸的忏悔》一书中找到答案。的确,这部书作者以回忆的形式、以纪实的方法、以心里表述的艺术手段、以翔实的文字证明和展现了一部血泪凝成的历史。《辛酸的忏悔》披露了山区教育中不为世人所知的一面;披露了形形色色的人甚至丑陋形象。《辛酸的忏悔》让模糊的一段地方历史变得清晰明白,让个别冠冕堂皇者暴露了不可理喻的一面,让热心无私助人者的灵魂变得无比高尚!

   《辛酸的忏悔》是一部出自基层教育工作实践者之手的含金量极高的教育论文,是每个人值得一读的一本有非凡指导、参考和研究价值的工作手册。《辛酸的忏悔》教你怎样做人,怎样做事,怎样对待人世间的眉高眼低,怎样克服学习、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困难。这是一部贯穿感恩和忏悔让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佳作,值得一读!值得收藏!

                                                                  202548

 

    这是一部难得的教育工作纪实佳作

    这是一部难得的做人处世人生宝典

    这是一部现实生活中为官的工具书

       定价58元,邮费由作者承担,欲购者请留言

       辛酸的忏悔——一位校长的忏悔-淘宝网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1lKvPq&id=43943951565&qq-pf-to=pcqq.c2c

户   主:林生虎     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    卡   号:6228484038209379870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出版、购书、加入中国专家学者协会、组织各种项目研讨会等相关业务,请联系:

吕老师:010-63347246-810(出版社常务副社长办公室)  

            188100186867 (常务副社长)                

            E-mai:zhonglianshe1@126.com

            Q Q:594599679

     蔚老师:+86-15378089350(第七编辑部主任) 

            E-mai:zhonglianshe102@163.com

            Q Q:714826603

     林老师:13519097222(作者)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内容提要(前言)

 

   《辛酸的忏悔》以上篇校长的忏悔、下篇为亡父忏悔和附录部分组成。作者以回忆的形式、以纪实的方法、以心里表述的艺术手段、以翔实的文字证明和展现了一部血泪凝成的历史。作者对新旧两个社会中家庭所经历的变故和所遭遇到的非人般的不幸以及对自己人生的影响毫不掩饰的呈现在读者面前;作者在作品中时刻以“历史反革命”父亲在旧社会的“罪恶”给母亲和孩子留下的苦难为自己响着警钟在心中下了死结,以不贪不腐不唯利是图走正道做正事警告世人;“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散了历史的乌云,吹走了作者“历史反革命”的出身背景和“黑五类”的帽子,所幸人民政府不计前嫌给了作者重生的机会,主人公从走进山村学校的那天起,他想的最多的是在三尺讲台上怎样报答党和政府如山高似海深的恩情。在这种无形且震撼心灵的动力下,他创造出了偏远贫穷山区教育史上的奇迹,为困难重重的山区教育写下了不朽的篇章!辛酸的忏悔真实的记录了一个山区校长一丝不苟的履职经历,也是一份完整的述职报告;辛酸的忏悔披露了山区教育中不为世人所知的一面,虽然有的已变为历史,而不同的困难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辛酸的忏悔披露了形形色色的人甚至官员的丑陋形象;辛酸的忏悔让模糊的一段地方历史变得清晰明白,让个别冠冕堂皇者暴露了丑陋的一面,让热心无私助人者的灵魂变得无比高尚!

辛酸的忏悔是一部出自基层教育工作实践者之手的含金量极高的教育论文,是每个人值得一读的一本有非凡指导、参考和研究价值的工作手册。辛酸的忏悔教你怎样做人,怎样做事,怎样对待人世间的眉高眼低,怎样克服学习、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困难。这是一部贯穿感恩和忏悔让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佳作,值得一读!

 

《辛酸的忏悔》序一:

             坦荡的情怀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人啊!不患无知,患无坦荡之情!

   与林生虎校长的相识缘于一次新闻采访。那时,我在甘肃陇南市西和县委报道组工作,一次,在教育局工作的朋友蒋立峰给我讲他下乡的感慨:太石河中学——一个恢复高考制度近二十年考不上一名师范生的学校,近几年在林校长的倾心管理下发生了彻底改变——师范生层出不穷!我听到后有点惊讶!对新闻的敏感我决定采访一下林校长。几经周折有一天我终于见到了林校长,他很谦虚地推脱似乎不愿自我炫耀,可又经不起我的点拨、引诱——说着说着他慷慨激昂起来了!他讲他如何三回五回爬山涉水劝一名辍学的学生,如何贱兮兮地跪门向有关学校、单位讨要旧桌凳、篮球架……又如何领上家里穷困无法上师范的学生到处去“化缘”——筹措学费!这屡屡的一切让他遭受了难以想象的冷落与歧视……讲着讲着他的眼里闪着辛酸的泪花……我听得不但热泪盈眶更让我惊讶!惊讶感动驱使我把他的动人事迹“缀”了成通讯《大山深处的烛光》先后在《甘肃教育报》、《陇南日报》等发表。


     零八年深冬的一天,我陪同广播局的晚局长等到太石河参加《浪花文萃》的首发式,经介绍我才知道林校长卸任后把当年校报《浪花》的文稿自编、自审、自乞资金出版了一本西和县唯一的第一本校园文化专著《浪花文萃》,这是一项细致、繁难还须仰人鼻息被人遭谴的工作!这事让我又是一惊,感动和惊讶加上晚局长等的关怀和帮助我主编了一期“三个一”的节目(一任校长、一个文学社、一本书)予以播放,当时在全县引起了强烈反响!
不上一名师范生的学校,近几年在林校长的倾心管理下发生了彻底改变——师范生层出不穷!我听到后有点惊讶!对新闻的敏感我决定采访一下林校长。几经周折有一天我终于见到了林校长,他很谦虚地推脱似乎不愿自我炫耀,可又经不起我的点拨、引诱——说着说着他慷慨激昂起来了!他讲他如何三回五回爬山涉水劝一名辍学的学生,如何贱兮兮地跪门向有关学校、单位讨要旧桌凳、篮球架……又如何领上家里穷困无法上师范的学生到处去“化缘”——筹措学费!这屡屡的一切让他遭受了难以想象的冷落与歧视……讲着讲着他的眼里闪着辛酸的泪花……我听得不但热泪盈眶更让我惊讶!惊讶感动驱使我把他的动人事迹“缀”了成通讯《大山深处的烛光》先后在《甘肃教育报》、《陇南日报》等发表。

通过这两件事我与林校长不仅成了好朋友,而且对他的人品也刮目相看了!对工作他是那么尽职尽责、对人生是那么谦逊、朴实,更令我佩服的是他离职后又笔耕不辍,竟然把数十年校长生涯中的“功过、荣辱”在《辛酸的忏悔》一书中毫不掩饰地暴露在世人的耳目之下!这让我非常震撼!如今的社会报喜不报忧者多之,说真话、言实事者越来越少之,对成绩无端夸张、对过失极尽掩盖!谁愿、谁敢把自己昔日工作中的过失、缺点、阴暗面以及荣辱淋漓尽致地写出来予以忏悔呢?这似乎前无古人——后也难见来者啊!

读了这本《辛酸的忏悔》我对林校长人品的高洁、心胸的坦荡更加敬佩!在辛酸的求学、生存里他不言苦,坚强如铁;在贫困、艰辛的校长岗位上他坚守责任,作贱自己,成全学校。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但他在普通的岗位上不仅做出了不平凡的工作,而且还能忏悔过失——警示来者!这非坦荡者不能言,非智能者不敢言!他是中国贫困地区草根校长的典型代表,也是昨天为山区教育发展流汗流泪的“义乞”武训,更是那些敢做而不敢“当”敢忆而不敢“悔”者的反面教材、做人的榜样啊!

这本书很有特色,古典章回体手法的运用推陈而出新,打破了现代纪实体“少”章回体的先例!写作更有特色:把一个“中心或重点”在一节一章中用一件件往事反复浓缩,一气呵成,貌似平淡里涌动的是令人回味无穷的真情实意,贯穿全书的是一种满含对人生感恩情怀下的诚挚敬业和正义的担当,是一种有血有肉有情有意的铁血情怀。在看似平淡的教师工作中,一名乡下教师,从教师到校长,移步换景,貌似一步步走向辉煌,但“不当家不知财米油盐贵”,在“辉煌”的背后多少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特别是一个贫困乡间的中学校长,要干出成绩竟然如此之难------学生易辍学、资金难筹措,校舍难维修、人才难留住,质量难提高……如果没有好男儿的担当责任,没有一腔热血,这样的“校长”实难干好!读这本书,我们感知到一个偏远、贫困乡村校长辛酸的治校历程,一件件生动细腻、感人肺腑的事迹一点点一件件不觉让人泪下!

我认为阅读这本书的现实意义还在于能让浮躁、牢骚满腹的都市人群真切地触摸到被遗忘的西部教育的现实:在贫穷落后等层层困难压抑中,不少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恪守良知苦苦挣扎!因为他们的默默奉献使他们在恶劣的环境,做出了骄人的成绩。难能可贵的是书中对“成绩”中的优缺点又进行一分为二分析又敢于忏悔过失的——恕我固陋寡闻林校长恐怕是这方面的唯一代表!

生动传神的心理描写是本书的另一大特色。作者涉笔几十年的事情,有声有色,有哭有笑,再加上他秀美的文笔,细腻生动的独特心里描写,使其叙述恍如眼前,给读者以身临其境心潮澎湃的感知意味。

因为坦荡,他在走出大山之后还敢于回首那段辛酸的日子;因为坦荡,他在赋闲之后又把历程中的“过失荣誉”酸甜苦辣毫不掩饰地写了出来——从回忆中忏悔,从忏悔中警示后人——少犯过失!与其听我空泛地恬噪“坦荡”,还不如及时走进林校长的世界——读读《辛酸的忏悔》吧,从读中欣赏生动细腻的描写、辛酸感人的故事以及他五味杂陈的人生坦荡!

                                              2014年8月1日写于天水市纪委    冯春晖   

 (冯春晖,甘肃秦安县人,先后在西和县教育系统、县委宣传部报道组和县广播电视局工作,现在天水市纪委供职)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辛酸的忏悔》 (序二)

我支持你成书  

 生虎:

 德高为师,师高为范。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对你所著《辛酸的忏悔》反复读了三遍,这是我一生中因看书流泪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在香港看了一本内地的禁书叫《父亲很沉痛》,这本书的真假就不说了,但(我)从你著书的字里行间的内容被感动,因为我了解这位被你写进书里的伟人……

 你著的《辛酸的忏悔》开始我并不赞成这个书名,我上次与你见面时你说起此事,但我没有与你深谈,我和你父亲既是兄弟相称,但从年龄上他与我父亲又是无话不说的挚友,又是我的启蒙师长。我五岁时曾在你家从二月二住到端午节,在俩位嫂嫂的呵护下,按照你父亲的要求(我当时很怕你父亲),我第一次读完了“人之初”(《三字经》)这本书,虽然不懂含义但背的滚瓜烂熟,受到你爷爷我三叔及你父亲的称赞,从那时起我养成了背书和爱读书的习惯。这两天我一边看你的佳作一边又回忆我当时与你父亲相识的情景,又回忆背书的过程,我试着背了一下仍然能背出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两家的关系因我大哥的问题及那个年代的政治因素一直在回避,你当校长时我们曾通过信息,但我当时对瓦石山我们村那些人的做法,对我母亲及兄嫂的做法,特别使我家的遭遇我一直耿耿于怀,不想与当地人来往,就连当时任我省省委书记宋平的话都没有听,首长让我回陇南工作我都没有听,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太有点人性化了,看了你的著作深感惭愧!所以,我当时不赞成你的书名,我从内心来说接受不了,我当时认为有什么“忏悔”的!千秋功罪自有历史和后人评说,他罪在哪里?看了你的书我也真想通了,你的胸怀比我的宽广,我算是老顽固了,这是真心话,过去的事放下算了。

冯春晖先生给你这本书的序我十分赞成!也感谢他对你的支持和了解,难得啊!你苦难的经历、耻辱的体验以及尊严的意识是这本书的精华、支柱!你的生长点是一种特定的价值观,从骨子里继承了你父亲忧国忧民的优点,这是建立在人道主义伦理学上的价值观。我在想,任何生命的个体,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其至高无上的使命就是按照先辈的遗传因子和自己后天的本性发育生长,你经历了最大限度的顽强表现,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潜能,是一部确确实实的一片辛酸记录!

不管别人怎么看,但在我心里你是我师长“志善”兄的“豪杰”,也是我们深山里一棵傲霜雪的青松,也是我们本地的“精神战士”!你在那样的深山之中,为了穷孩子经受了非人力量的重压,可以说是在绝望中挣扎!当年你父亲办学同样如此,让你也体会到了绝望的极峰!他们也想象不到,也没有人体味到现实存在的煎熬!你的遭受苦难、凌辱及包容的心理比我好,正像冯春晖先生所说“林校长人品的高洁、心胸的坦荡让人敬佩”!就让《大山深处的烛光》永远闪亮! 我支持你成书!

      祝仲秋快乐,全家平安!

                                                    叔:张兴刚    2014.8.4,

 张兴刚  甘肃西和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1957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警卫营营长,独立团团长,7976部队参谋长;东江军区司令部处长、警卫处长、军区司令员;转业业在新疆国家安全厅技侦处主任、安全厅副厅长、厅长,现已离休)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辛酸的忏悔》上篇 第一回——第十回 自序一:

                                       校长忏悔录

当了多年的校长,每天都在忧虑、紧张、徨徨然中度过,刚一卸任还真有无官一身轻的飘飘然感,时不时心里还乐滋滋的!慢慢过了一段时间心里又觉空荡荡的,好像遗失了什么东西有点魂不守舍的左顾右盼,像饥饿的人盼食一样,那就读书混时吧,可又进不了角色,时而看这本,时而又翻那本,时而又夹上书在人迹罕至的皇城路上溜达,有时又在五里铺河对面痴痴地看着人家修楼房。偶有熟人问现在干什么,我迫不及待的回答“闲着呢,整天闲着呢!”“既然闲着呢为什么不趁‘闲’写校长回忆录呢?”起初听到这话我心里思量这些“家伙”是在嘲笑我,我只是轻蔑的一笑一叹!时间长了说的人多了,我不但不反感、轻视此人此言的荒唐无稽反觉这是朋友有益的建议!这建议断断续续、时冷时热地挑逗着我对往日工作的回忆,这回忆有时让我兴奋,有时让我痛苦、自责,有时陷入了内疚的歉意不能自拔,很想对自己以往的过失敷衍地忏悔一下啊!这痴迷的回忆促使我有一天终于拿起了笔写下了“校长忏悔录”几个字,不巧的是一位堂弟来了,他见我写什么开口就说:哥,你读、写了半辈子,如今钱也没挣下,房也没修下还租房居住你到底常“翻”那干啥呢?要想办法赚点钱呢?!这话似乎点中了我的死穴,我浑身发麻发麻傻乎乎地看着对方,羞耻与无奈打击着我一时让我无言以对瞪目结舌了。清醒后我便决心找一个熟人带上我去打工赚点钱。从此不管遇到谁,我不管有神无神我就哎呦哎呦、低三下四地求人带我去打工,可对方不是一言之否定,便是哼哈哼哈地敷衍!最终白送了精神,消磨了时间,没有求到一个人帮我赚到一分钱。赚钱没有希望,工作没有机会,每天吃了转,转了吃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大好的时光就在这日复一日的转中葬送了!某天我屈指一算已转了整整两年了,我这时觉得真有点后悔,假若当初坚持写的话,说不定已经完稿了。这时后悔又促使我拾起了回忆的梦,这梦像肚子里的馋虫时而口里垂涎,时而腹内痒痒。偶尔拿起笔始终开不了头,刚摆就的文房四宝又哗啦哗啦的入库了!人也扬长而去了,走在路上反复叮咛万不能再回忆这“玩意儿”!可越叮咛偏偏又易记起往事,又越爱回忆,甚至越回忆越觉得辛酸歉疚:我对同志们违心的批评、过度的惩罚;对党的培养与信任的辜负!死皮赖眼地难为领导、朋友向他们伸手要钱;三番五次顶撞局长向局长要老师;连哄带骗地向姜校长要桌凳、要篮球架;言辞恳恳地“硬要”他人资助自己的学生……哎,这个不雅观、不文明的“要”字似乎贯穿了我卑鄙官涯的始终!总之,这惨淡经营学校的艰辛与痛苦,自己的错误与罪恶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大脑里闪烁跳跃!这回忆,时而让我格外兴奋,时而又让我寝不安席。这漫无边际的回忆不料又是一年。我突然觉得老天还留给我几个三年的时间让我这样悠悠然在回忆中白白浪费呢?我黯然觉得老天留给我让我驱使的岁月可能屈指可数了!在这有限的岁月里我帮不了人,赚不了钱,我给这个社会还能“做”点什么呢?除了写“校长忏悔录”再还能做什么?这样,我空空然回忆了三年,在写与不写的矛盾斗争中折磨了三年,今日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斗胆拿起了我这笨拙而又愚蠢的笔,写下了“校长忏悔录”这几个既让我欣慰又上我歉疚更具有千斤重负的字。

这回忆的“难与忧”关键是容易牵扯到许多他人、他事,这就是人们怕写“回忆录”的主要原因!对于我来说由于“黑五类”身份的摧残与折磨*受的影响,也由于曾被“蛇”咬的原因,这“井绳”之嫌、之忧始终干扰着我的心灵与情绪!况且有的人和事即使作者用尽心思去渲染、去表扬,他照样抱怨作者吝啬文彩对他表扬不到家,有的还忧忧然谴责作者“好事写小了!”再加上我思维枯竭、文笔愚钝,智慧平平,那就更让对方感到:优不足而“过”有余矣!这真是写亦忧不写亦忧!可是比起那些由于“写”获罪的、入狱的、杀头的这“忧”又算什么呢?!我只能冒着获罪的心理,克服了千丝万缕的“忧”动笔了!有的能“防”能“避”的人和事我当然要千方百计地“避”一下,万一实在无法“避”的我就只能将就“称呼”了!不管称呼的是否文雅、描述地是否伟大与渺小,都望“朋友”高抬贵手,不要想当然地对号入座跟踪追击有意难为作者,看在“和谐时代”的份上,万不要牵强事件,游戏文字或搞“文字狱”!和谐时代以“和”为贵呵!任何冠冕堂皇挑“刺”的作为都有失君子风范呵!

至于忏悔的真实情况我恳求读者不要怀疑,我写回忆录的目的就是想反映落后山区教育的现实,让后人知道那个时期惨淡经营学校的酸甜苦辣,山区教育的落后和办教育者的艰辛,借机忏悔工作的失误与自己的罪恶!所以,离开“真实”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狂妄而又自不量力地还希望后人能记住那一段、那一时期“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的辉煌历史!思旧饥而乐今饱,知旧穷而怜今富!以史为镜,方能知兴衰!励人以自慰,防人以自败呵,敷衍忏悔姑且灭罪吧!

回忆录中的“误差”不是小枝节就是鸡毛蒜皮,决不是事件本质上的误差,也不是我故意抬高自己贬低他人。抬高或贬低、花环或枷锁对于即将作古的人,任何荣辱我都似乎淡得像水一样;对于他人,我的赞誉似乎像穷人碗里的油花可视而“无味”呵!所以这误差如果严重只能恕我愚钝的记忆,决无“故意”二字更无怨天尤人之心!

唉,真是写亦忧不写亦忧,写的不尽人意忏悔不深更忧啊!然则何时而乐矣,我姑且地安慰自己激励自己:先为忏悔忧而忧,后为灭罪或许能乐而乐吧!!

 

《辛酸的忏悔》下篇 第十一回——第二四回 自序二

                                      为亡父忏悔

替亡父忏悔,这个题目很刺眼,有人会说“它”荒唐,有沽名钓誉之嫌;有人或许会赞叹非大智大勇者不可为之;攻讦者以为这是狂妄是别有用心,是妄想为“土匪父亲”树碑立传;当然也肯定有人深思:“忏悔过失”是人性光点的复活与升华,是优秀文化思想的传承,是后车之鉴,大有必要为之。古人云:“骄衿无功,忏悔灭罪”,后人为什么不能忏悔前人的过失呢?不管别人对此见“仁”也好,见“智”也罢,夸也好骂也罢似乎都无所谓,关键的是作为儿子“子不言父过”这似乎是中国几千年父子关系颠覆不破的伦理道德,父让子死子不得不死;君让臣亡臣不得不亡啊!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去议论、谴责、甚至忏悔父亲的功过,去亵渎玷污父亲的亡灵呢?对内,这不怕众叛亲离被家人亲友的唾沫淹死,不怕遗臭万年吗?对外,难道不怕戴上替“土匪”翻案的帽子打入人间地狱吗?为此,我写亦忧不写也忧,所以几十年来对父亲人生的悲剧和由此带来的祸患我总是惆怅、伤感,既同情又抱怨的矛盾心情始终难以平静!

父亲逝世时我不满周岁,离家离我决别时我出生还未满月,仅仅十七天。当时服侍、照料月婆子的父亲竟被金茂堂(化名)等人持枪、持刀逼走了。父亲被金茂堂一斧子,这一斧把父亲披的皮大衣的后襟也劈成了两半,差点儿要了父亲的命。我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就给“家”、父母带来了如此的痛苦甚至带来了灾难,这“前不见故人”的灾难我始终认为是我“败家”的恶运造成的。每每忆起自己的命运和不幸的家世,我总是热泪盈眶,既而老泪纵横,常常以泪水解脱自己的忧愁,特别看到由于父亲“历史反革命”的背景给兄长、特别给母亲带来的打击、折磨甚至灾难时,我总是把一腔怨气、甚至仇恨倾注在父亲身上,怨他贪财狠他鲁莽,谴责他不识时务。上仇池,狠他保张孝友是无知;在十里随张孝友投降本不失为“大义”之举,可在遣往重庆的路上却从北道跳车逃跑,认为家里的“老小”撂不下,这一“跳”一“跑”真正失成千古恨,由投降有功变为逃跑有罪,后来他暴尸异地,沦为孤魂野鬼,“老小”能撂下了吗?我总认为这是父亲不识时务的下场,可能是罪有应得啊。可是人们总是带着同情、敬佩、惋惜的口气议论父亲,我可生怕听到议论,不是有意地打断话把就是满脸通红、心惊肉跳地无缘无故地避开,甚至逃之夭夭,唉,真是怕人询问,咽泪装欢啊。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成份论“淡”了,对“黑五类”的追查、批斗、消毒也停止了,既而对冤假错案也进行了彻底的平反!社会进入了一个“ 不打棍子、不戴帽子”、言论自由、和谐发展的新时期,这时议论父亲的人更多了。每每听到议论,我不是诚惶诚恐地逃之夭夭,而是有意接近他们恭耳细听,漫漫地我对父亲的为人、做事有了新的看法,后来我有意鼓励、劝说母亲、舅父以及熟悉父亲、跟随过父亲的长辈讲述父亲的历史,当听了母亲和舅父的详细叙述,听了义父高维业、叔父林凤望、林凤喜、张兴刚,大哥林贵成以及蔚书记、苏书记(苏应贤)等人的叙述后,我对父亲的人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就父亲的个性而言:他虽则贪财似乎“贪”之有道;他虽则鲁莽可不欺弱;他虽则无职无权、单枪匹马却敢于同土匪较量;他家道虽贫、拖累又大可又乐善好施,简言之,他似乎是争强好胜疾恶如仇既杀富又济贫、既利己又利人的一个“土匪”,是那个时代造就的畸形的草莽“英雄”,是时代必然的牺牲品。鉴于此,如今正逢太平盛世,为什么不能把前辈们叙述的情节——父亲的所作所为写出来流传后世呢? 我冒着戴罪的危险,决定颠覆“子不言父过”的伦理戒律了,决心以我笨拙的笔如实记录前辈的叙述——我父亲林志善悲惨壮烈的人生了。即使前辈的叙述失真或我的记录有误让父亲的亡灵蒙上灰尘,人们谴我于不孝,或者我的叙述夸大或缩小父亲的善恶,使父亲的英灵戴上花环或蒙上污垢,人们责我于不仁、不义!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无所顾忌了!我暗想不管父亲形象的美丑,不论父亲人格的伟大与渺小,只要写成文字它多少能反应一点社会、人性的丑恶与高尚的本来面目,还可以教育、警示父亲的子孙后代如何做人,更能安慰被父亲辜负、欺骗甚至冤枉致死的亡灵以及死者的子孙后代。借以超度父亲的罪恶予以再生进入天堂,这是我所祈盼的。至于对我个人的不利或由此飞来的横祸我将以泰然待之。我本命运多舛,前不见故人的痛苦已煎熬了我的一生,如今年近花甲,后难见来者的羞耻与忧患时刻折磨着我及将枯萎的心灵,福禄与祸患对我来说有什么可以贪恋可以畏惧的呢?可叹我幼年失学,见识浅陋笔力愚钝,自惭很难写好父亲艰难而又壮烈的人生,又怕叙述失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歪曲了历史辜负了读者,让父亲的后代受到难堪在死骨上骂我,更对不起党和政府恩赐于我晚年的安逸与幸福。所以,我只能按前辈的叙述照猫画虎、信笔涂鸭了!至于故事的深层原因,事件的真实背景我凭什么能写清楚呢?唉!这写不清、说不全,有人恨、又人赞的“糊涂”账还望大仁大义的“有关”读者“忆新旧知兴衰,览此文泯恩仇”吧!诚如此,亡灵休也!子孙乐也!家国兴盛也!

 林生虎著《辛酸的忏悔》即将由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出版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后   

公元2014年冬天的寒冷似乎来得很迟,不知是气候还是《辛酸的忏悔》定稿的原因,我总是觉得寒意中飘逸着一丝温暖。

掘著完稿成形已有些日子了,几年来我却不以它成形而喜,反以它成形而忧,既忧我的纪实写法万一不慎伤了君子的尊严和揭了“朋友”的隐私他们给我以难堪怎么办;又忧“忏悔”无论深浅都是揭起尾巴看公母丢自家的丑是一种难言的痛苦,家人、亲戚相讥又何以言对;还忧自己曾是“黑五类”之身,又是校长之流的破落户,既怕形势有变遭同“窝”的蛇咬,又怕君子之辈隔岸用竹竿狠打;更优(忧)无毅力无胆量亦无“对象”讨硬货,所以,焉能因书高兴、轻谈出版呢?

鉴于此类担忧,我写作时昧了又昧,书稿成形后又将其埋在“保险箱”里藏了又藏,生怕走漏了风声让人看到耻笑,夜深人静了我又把它从箱里拿出来摸了又摸,不时地感叹念叨:我死了以后你就偷偷进入人间去吧!可是天不随我愿,我却没有快死的先兆,赖在人间迟迟不走,这样掘著的面世就一拖再拖,从长久的拖延中我却产生了千丝万缕的不近人情的愁绪,愁自己命运多舛,赤条条来时就给父母给家庭带来了凶兆!赤条条去时还要遭人恨、讨人嫌,即使我认为的“宝”也像我的腐尸一样,他人定会掩着鼻、发着牢骚毫不客气的弃于荒野,何况这本来的“垃圾”文字能奢望谁恋念?谁又耐得麻烦舍得“硬货”帮我出版传承呢?我思前想后忧来叹去,时间长了,终于被这无赖、浅薄的叹声冲破了“保密箱”漏出了写书的风声,朋友们终于知道了我的这堆“垃圾”文字了。这样大家叽叽咕咕传开了,询问的、翻阅的、赞扬的、督促尽快出版的人越来越多了,特别冯春晖老师和张兴刚先生阅后尽然写文、写信对《辛酸的忏悔》赞叹不已,蔚玺先生阅后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的说:《辛酸的忏悔》是一部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好教材,应该尽快出版,让迷失航向牢骚满腹贪心不足不知所措的人早日找到正确的人生坐标。出版社也高抬贵手同意在制作成本的最低价位出版。更让我感动的是冯春晖、张兴刚、蔚玺诸君不仅对《辛酸的忏悔》提出了富有见地的宝贵修改意见,而且对字、词、句甚至标点符号都做了一丝不苟的校正,是呵,时代造就了我,朋友拯救了《辛酸的忏悔》。

朋友的赞扬、帮助,出版社的支持把我心中的“忧与愁”一扫而空了,寒冷的夜我都不觉得冷啊,朋友把《辛酸的忏悔》捧活了,我的心也被捧热了,由于“热”我似乎解除了心里斩不断的“担心”,终于决定趁我还有一口气时将书出版,能看着他流入民间!

我痛苦心酸的身世,苦难的家庭遭遇让我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历,十一届三中全会、国家、政府给予了我一个奉献人民、报答党恩的用武之地,解任后,这和谐的时代又赐予我一个安逸而又温暖的写作环境。苦难是滋养人的,它会变为动力,忏悔无为罪,借鉴易成功!感谢友人的帮助,更感谢造就我并能产生《辛酸的忏悔》的伟大时代!

 

                               2014127日写于刚泰  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