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保卫黄河,保卫陇南,保卫全中国!

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以高尚的情操塑造人

 
 
 

日志

 
 

第六集【异乡之梦】1 我爱北京(原创)  

2007-12-19 13:18:01|  分类: 【散文】异乡之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北京

我爱北京 - 达特尔丹 - 向战友们问好!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北京是神圣的,也是崇高的。这是喷绘在村子里一座座房屋的墙壁上和门板上的天安门告诉我的,这是电影银幕上的光芒四射的天安门城楼告诉我的,这是我爱北京天安门的美妙的歌声告诉我的,这是戴在胸前的小像章告诉我的。站在草原望北京,站在田野望北京,站在军营望北京,站在……望北京,便成为人们认识北京和向往北京的普遍模式。哪个时候,到过北京的人是受人们羡慕和尊敬的,“您见到毛主席了吗?”这是发自从苦难中解脱出来的中国老百姓的最真挚纯朴的感情。也是由于国土的广袤和辽阔,地域的遥远及交通、通讯条件的落后,北京便成为人们天堂般的梦景,我的父辈们终究没有实现这个梦,他们只好把这个美好的愿望带进了天堂 。

 自打上小学起,我们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我们舞蹈着“我爱北京天安门”。那时侯,我天才般的会做画,画什么象什么,在伙伴们的要求下,便把这美好的图案不但绘在自己的作业本封面,也绘在同学们的作业本上。高考制度恢复后,我们以半工半读时的“优秀”成绩天真的走进了考场,那时做梦都是考上大学,不知天高地厚的竟敢选择北京大学,也不知将来做什么,但只有一个思想,就是做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当然,也是为了到北京来。那年,全国大中专院校的的录取名额吝啬的只有二十万啊,和今天和每年千万人的入学数字相比,那是什么样的概念,什么样的比例啊。那种环境下,我一个边远山区的农家孩子能轻而易举的高中吗?竟管我们从小学开始一直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因为,我的老师都是北京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打下来的右派,我在他们的教导下完成了小学和中学学业。到了八零年前后,他们在政治上和精神上得到了平反,先后陆续离开山区,回到他们的人生舞台,走进大学任教,为国家培养更多的建设性人才。他们走了,我也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了中学学业,也是由于贫困的原因,也只好放弃了复读的机遇,然后,被学区聘请任教,然后又参军入伍到北京,这是又一个奢望。当坐上军列时,却阴差阳措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上了青藏高原,地域越来越远,好象走到了天边,好在特种部队服役时,给当时在高原视察工作的我们党的总书记担任了一天的警卫员,当然心理是美兹兹的。超期服役多年后才准退出现役,告别了我热爱的军营,告别了首长和战友们。当揣着高教自修文凭和二百元退伍费登上从西部到北京的列车时,还是以盘费不足和担心在北京又不好找工作,而在半道上跳下了疾驰的火车,回到了生我养我的陇原故地。从事公安工作时,幻想着借外调之机上一回北京,在从事新闻工作时,又希望能得到在北京学习和采风的机会。这一切,全然是梦。

近年来,浪涛般涌动于祖国大地的打工潮,让许多人圆了几代人的梦,即使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也都进了京城,他们自豪地站在天安门前留影,走进北海公园微笑,登上八达岭长城击掌,在香山红叶中折腰和拥抱。那些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小伙子更不言说,西装革履,领带飘飘,俨然一副老板的帅气和洒脱。正是这股席卷大地的潮涌把我等也卷进了梦寐以求的圣地,方来才知,北京给人的生存空间是那样的广阔,也难怪历代帝王把都城选建在这里 。

在北京,你有渊博的知识和一技之长更好,只会认得英文字母“ABC”或者只会写阿拉伯数字“1”都行,即使能拿起扫把的本领就可以在北京立足,就能找到适宜于自己能力的工作。我便是为了找工作时给西四人才交去了九百元就业信息费,我也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这不是我的无知和麻木,这也不是自己愚昧,我全当是为进入北京交了门票。因为,在我们的西部要找到一份能得到几十圆到两百元报酬的工作,也不知要花九百元的多少倍,要求多少人,要看多少人的脸色。实际上,这就是他们留不住人才的缘由,也是地区落后的根本原因。说到底还是观念和认识上的差异。

来北京的当天,在西四人才的两位老师的张罗下,就算找到了一份工作。因为,我们如果不具备十八般武艺,是不敢来大城市找工作的。在北京定了岗,第一要务就是去天安门。

 那是寒冬的一个清晨,我沿着东内小街,穿过涌动的车流,走过段祺瑞执政府门前大街,走过刘和珍君被杀害的地方,西折南转,顺着北池子街走进了东华门。我一时想不起这个门应该是那些官员进出的门。今天,我一个来自番邦的子民是看到了在西部看不到的地方。走进皇宫的院内,我无暇顾及一群群游览的人群,无暇观赏故宫博物院存放的没有被八国联军掠夺走的祖先留下来的珍贵宝藏,也不敢去想那一坐宫殿为皇上跟两班文武大臣议事之处,那座大殿为皇族后宫。我踩着和我们老家的火炕面一般大的一方方青石,昂扬地从天安门走出。我想象着明清以来的皇上们的浩浩荡荡的銮驾队是怎样的从这里走过的,我想着那些锦衣卫队的兵卒们是怎样的威武,也想像着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是怎样登上天安门城楼的。时而,那位湖南人向全世界宣告时的钢铁般嘹亮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久久回响。在丰富的想象中,走过了汉白玉砌制的金水桥。我想,桥下时已结着冰的金水河中肯定在孕育着又一个春天的故事。

那一天,我即使来到了渴盼已久的地方,仰望着在冬日的晴空下飘扬着的五星红旗,以神圣般的心态,庄严地行着注目礼。这不就是亲爱的祖国的象征吗,这不就是在二十多年前的每天清晨,我从某军三总部院中央在雄壮的国歌声中亲手升起的那面旗吗?此时此刻,在我的心中,一个共产主义战士的手臂,一个曾今的军人的手臂已于帽檐相齐!初来乍到,正赶上毛主席纪念堂建成三十年来的第一次维修时间,未来得及去瞻仰伟人的遗容,没有走近纪念碑去抚摩无数先烈的魂骨,也没有走进人民大会堂半步,去体会人民民主权利的神圣。我爱北京,爱祖国,爱家乡,爱亲人,我先得忠于职守,此刻,我带着对北京最肤浅的认识返回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岗位 。                                                                          

                                                                                   (2007.12于北京九龙口别墅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